美国贸易战张张王牌太吓人失业潮再起中企放假富士康停华为生产线

美国贸易战张张王牌太吓人失业潮再起中企放假富士康停华为生产线

中美贸易大战如火如荼。在美国祭出一系列打击措施后,中共的反制明显力不从心。近日有财经专家文章指,中共手中的王牌皆如炮灰,反而时美国的王牌。而贸易战对中国经济的冲击正逐步浮现。中国製造业重镇东莞已有企业颁布「放假通知」,外界直呼「失业潮又要开始了!」同时,给华为手机代工的富士康已经停掉几条生产线。此外美大型科技公司正在审查中国供应链。

贸易战中共手中的王牌如炮灰

中共当局全面封杀有关美中贸易战的网路消息之际,一篇题为“如果中美髮生贸易战会是什幺结果?”的文章,日前在大陆社交媒体上广为流传,该文作者为美国霍普金斯大学博士、硅谷投资人吴军,他的理性分析似乎给中共所谓的“王牌”泼了一盆冷水。

吴军表示,2014年和2015年,中美双方贸易额平均下来大约为5900亿美元。中国从美国进口只有1200亿美元,2015年比2014年其实还下降了,美国从中国进口平均为4700亿美元,几乎是出口额的四倍,贸易逆差高达3000多亿美元。

中国市场虽然大,却不是美国人的,美国公司不依赖中国市场

吴军指出,1200亿美元的对中国大陆出口,只佔美国出口总额的7.6%,因此,中国市场虽然大,却不是美国人的。这个出口额只佔美国GDP的0.6%。

此外,虽然波音公司等个别企业比较依赖中国市场,但大部分美国企业并不依赖。

谷歌、微软和亚马逊等企业在中国的生意相对它们全球的收入几乎等于零,埃克森-美孚、脸书和美国最大的银行富国银行在中国的主营业务完全是零。

因此,跟中国的贸易,其实对美国就业的影响可以忽略不计。

制裁美国公司,飞机就“趴窝”

还有很多人讲如果中国不买波音的飞机,波音公司将失去1/4的订单。但是要知道,50%的飞机在一年内就需要更换配件,如果一年双方不做生意,中国一半的波音飞机就飞不起来了,两年后3/4的飞机就“趴窝”了。

中共抛美债,随时可以抛光走人没影响

目前中国持有美国国债1.1万亿美元,因此反制美国时很多国人年年不忘的就是美债。不过美债的实际威力可能没有那幺大。

文章称,前总统奥巴马8年任期内,借的债几乎相当于历史上历任总统之和。现在美国国债已经高达21万亿美元了,中共所持有的佔比约为5%。

由于美国国债完全市场化,是流动性极好的投资产品,因此,随时可以抛售,有无数投资者接盘,中共想退出,随时可以抛光走人。

没有中国製造不影响美国人生活

吴军说明,为何没有了中国的便宜商品,并不会太影响美国人的生活质量。

吴军分析,如果将每年中国出口到美国的约4700亿美元的商品,也就是2014年到2015年的平均值,摊到每个美国人身上,相当于人均购买了1500美元的中国商品,仅佔美国人均国民收入的2.6%。

中共稀土战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吴军指出,美国的人均稀土储量比中国还多,它只是不开採而已。

美中贸易战波及,富士康已停止华为生产线

综合媒体报导,据知情人士透露,台湾鸿海集团旗下在中国深圳的电子产品製造商富士康,最近几天已经停掉几条华为手机的生产线,但华为今年曾经因为销售额激增,富士康当时还大规模招聘,现传出停产消息,富士康拒绝回应,华为也没有评论。

美国贸易战张张王牌太吓人失业潮再起中企放假富士康停华为生产线

该知情人士指出,智慧型手机製造商在生产计划中有其灵活发挥的空间,可以增产或减产以满足不断变化的条件,目前尚不清楚此次减产是暂时,还是长期不生产华为有关产品。

美国贸易战张张王牌太吓人失业潮再起中企放假富士康停华为生产线

失业潮再起!贸易战挨打中国企业祭出「放假通知」

美中贸易战持续开打,给中国就业造成的压力正逐步显现。

日前东莞市誉铭新精密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发布「部分人员放假通知」,内容提到因美中贸易战开打,「业务量严重受影响,经公司研究决定,各部门均需结合公司订单减少实际情况,依法进行分批放假,放假期限最长不超6个月,先按3个月分批放,请大家积极配合,共度时艰。」

美国贸易战张张王牌太吓人失业潮再起中企放假富士康停华为生产线

东莞一间公司发出放假通知

负责组装华为手机的新加坡大厂、总部在美国硅谷的「伟创力」(Flex)在5月24日就已暂停部份华为手机组装业务,中国媒体发现,该公司当时就已让珠海、东莞和长沙工厂的员工停工放假。

华为被禁后美大型科技公司审查中国供应链

川普政府上个月宣布针对华为的一系列管制措施后,许多科技公司开始重新审视哪些(中国)供应商可能受到影响。

几家跨国科技公司高管告诉英国《金融时报》,正在对他们的供应商名单仔细研究,以评估其关键业务是否会受到美中清单的影响。

美国网路设备製造商思科已经表示,已“大幅减少”在中国的製造业;而其它公司表示,对继续从中国相机製造商、无人机製造商和消费电子公司购买商品表示担忧。

代表跨国科技公司的信息技术产业委员会负责政策的副总裁约翰‧米勒对《金融时报》说:“许多技术和电信公司正在密切关注他们的供应链。许多人正在寻求政府的帮助,以确定可能的风险因素。”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