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被儿媳逼去养老院,儿子回老家那天,父亲却意外过世,当得知

父亲被儿媳逼去养老院,儿子回老家那天,父亲却意外过世,当得知

 因为老家的房子要被拆了,所以李志山决定这两天回老家处理一下拆迁的事。走之前,李志山和妻子云莉商量了该如何安置老家的父亲的问题。李志山一开始是打算把父亲李老汉接到城里来住,但是遭到了妻子的反对。云莉说家里地方本来就不大,要是把老头子接来住那多不方便,不如把老头子送到养老院去,这样对大家都好。李志山本来不同意,但是抵不过妻子的闹腾,再加上当初买房子的钱大部分都是女方家出的,自己工资低平时在家里没什幺地位。无奈之下,最终他还是决定把父亲送到养老院去。

  这天李志山回到了山里的老家。因为交通不便,等到了家门口的时候已经快到晚上八点了。李志山站在门口,大门是关着的,不过,让他感到奇怪的是屋子里连灯也没开。「奇怪!难道爸这幺早就睡了?我不是打过电话说今天回来嘛。」李志山心想,「可能是老头子干活累了,所以就早早睡了,以前小时候家里不也是九点一过差不多就睡了嘛.」没办法,李志山于是拍了拍门:「爸,是我。志山,快开门。爸——」敲了半天的门,才见一个矮矮瘦瘦的老头慢腾腾地把门打开。门一开,李志山就没好气的说:「爸,怎幺现在才开门?我不是在电话里说了今天回来嘛!怎幺搞的,真是的!」「今天干活累了,所以就提前睡了。你看我都忘了今天你要回来。」李老汉一边说着一边将儿子迎进了门。

  李志山一脸不高兴地进了屋子,但是等了半天却不见父亲开灯,于是又生气地说道:「怎幺还不开灯,难道要省电费吗?」说着他就快步走到开关旁打开了灯,然后望向父亲。正在他準备要发作的时候,一看到父亲的样子,突然他又沉默了。一年多没回来,这次回来他发现父亲又老了许多:父亲比以前更瘦了,而且头上的白头髮又增加了,或者,更确切地说是全白了。看到父亲的这幅样子,李志山忍住了没有发脾气向父亲抱怨,只是板着脸去把大门又关上了。

  儿子回来了李老汉特别高兴。怕儿子饿了,李老汉还特地生火给儿子煮麵吃。面煮好了,端了上来,李老汉一边看着儿子吃面一边询问儿子家里的状况。他一会儿问儿子钱够不够花,要是不够,自己这里还有几千块钱;一会儿又问孙子小宝的情况,小宝在家乖不乖,在学校成绩好不好,有没有想爷爷;一会儿又问儿子跟媳妇处的好不好,有没有吵架等等。被问了半天,李志山觉得有点烦了,把面一吃完,他就找借口说自己今天在路上跑了一天有点累了,然后就睡觉去了。躺在床上,李志山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他不知道该怎幺和父亲开口说自己没打算把他接过来和自己住,而是要把他送到养老院去。想了大半夜,最后实在太累了,李志山就睡着了。第二天早上等到李志山起来时已经是九点多了,起床后他发现父亲已经出门了,不过出门前父亲做好了早饭放在了桌子上。洗漱完毕吃完早饭,李志山就跑去县里去办理拆迁相关的事情。这一来一回等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了。回来的路上他在路边的小卖部买了两袋麵包当午餐。

回到家之后,李志山也没什幺事可干,于是他就跑出去转了转。其实也没什幺可转的,这些年村子里的人差不多都搬到城里去了,再加上这两年政府征地,村子附近的房子差不多都被拆光了,现在也就只剩下一些老头老太太还住在村里。不出意外地话,把父亲安置好之后,这里过不了多久也就会被推平了。望着这些即将被推倒的老房子,李志山有一点惆怅,但是他没有觉得有什幺捨不得的,毕竟这里是在太偏僻落后了。小时候上学常常要走十几公里的山路,他对这个地方可没什幺留恋的。不过父亲,这幺多年来父亲一直在操劳,自己大学毕业以后只找到了一份普通的工作,没能力让父亲过上好日子,现在又要把父亲送到养老院去。想到这,李志山心里感到深深的愧疚。但是,儘管愧疚,李志山也不敢违背妻子的意思把父亲接来和自己一起住。

  晚上等到五点左右的时候父亲还没回来,无奈李志山只得自己做晚饭。然后,一直到快七点的时候,父亲才回家。李志山问父亲怎幺现在才回来,李老汉只是说下午干完活之后就去了陈伯家,他一直在陈伯家和陈伯唠嗑。因为父亲平时总喜欢往陈伯家跑,找陈伯聊天,所以李志山也就没去多问,然后他就开始招呼父亲吃晚饭。吃饭时,李老汉一边喝酒一边说一些家长里短的话,这些话李志山一句都没听进去。正当李老汉喝酒喝得满脸透红的时候,李志山突然放下碗筷对李老汉说:「爸,你看咱们这要拆迁了,这房子被拆了以后,你就没地方住了,所以我和云莉打算把你——」还没等李志山把话说完,李老汉就打断了他,然后低着头说:「儿子,我都想好了。这房子拆了以后,我就搬到镇上的养老院去住,我和你陈伯都说好了,两人到了那里还能当个室友,平时在一起下下棋,聊聊天,我看都挺好的。」李志山没想到父亲会主动提出要搬到养老院去,听到父亲这幺说李志山眼里开始湿润了起来,不过他没有说什幺,而是沉默地收起了自己的碗筷。一直到睡觉之前,李志山都没跟父亲说几句话。李老汉对这些都没在意,只是望着儿子默默地在心里叹起了气。睡到半夜,迷迷糊糊之中李志山觉得有人来到了自己的床边,突然他感到一阵阴冷,于是缩了缩身子,然后又睁开了眼睛。醒来后李志山发现床边没有人,不过却发现有人帮他盖好了被子。

  第二天天亮的时候,李志山早早地就起来了,可是起床之后他发现父亲不在家,而桌子上已经摆好了早饭。吃完早饭,李志山閑着无聊看了一会儿电视,然后他又决定去陈伯家串串门,去问候一下陈伯。来到陈伯家,李志山没见到陈伯只见到了陈伯的老伴李奶奶和他的儿媳王嫂。李志山问李奶奶陈伯是不是出门了,结果李奶奶的回答却让他即疑惑又惊讶。从李奶奶口中李志山得知原来陈伯在一年前就已经去世了。正当李志山在纳闷为什幺父亲昨天晚上要骗自己时,李奶奶却突然问李志山李老汉这两天是不是生病了,为什幺这两天都没看到他人出来。李志山忙着和李奶奶解释了半天,说父亲没生病,这几天一直忙着在田里干活,早出晚归的,所以才难看到他人。从李奶奶家出来以后,李志山带着疑问跑回家里。回家之后他去父亲的房里看了看,他发现父亲床上的被子叠的好好的,而且很平整简直就像没有人睡过一样。

  因为搞不清楚情况,李志山便出门去找父亲,他总觉得有什幺事情不对头。村里村外他都找了一便,但是没有见到父亲,然后他来到了后山。来到后山家里的几片田边,李志山发现虽然田里都灌满了水,但是并没有被犁过。到这时李志山已经完全搞不清楚头绪了。因为一直找不到父亲,李志山就回家了。可是,刚回到家不久就有一辆警车来到了他家门口。警察来到李志山家告诉他说有村民在后山的一条山沟里发现了一具尸体,那个人认识死者的样子,知道是村里的李老汉,然后就报了警。现在警察是来通知李志山去认尸的。因为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李志山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幺应对,他不敢相信父亲昨晚还好好的,怎幺今天就出事了。李志山跟着警察在村民的带领下来到了父亲出事的地方,并且经过确认,死者确实是李老汉。因为无法确定李老汉的死因,于是他的尸体被带到了医院去做尸检。

  因为要等待尸检结果和办理父亲的后事,李志山一直待在老家并向公司请了假。得知李老汉的死讯后,李志山的妻子云莉便带着儿子来到了丈夫的老家。五天过后,尸检报告出来了,从尸检报告和李老汉出事的现场情况,警方推断出:李老汉应该是不慎失足摔落山沟之后,头部撞到石头导致头骨破裂死亡的。本来这应该只是一场很普通的意外,不过从尸检报告中李志山还得知李老汉的死亡时间并不是在被人发现的那一天,而是在两天多前,确切的说差不多就是李志山回来的那一天。尸检报告是準确无误的,至于李志山说的晚上见到了父亲,其他人只当他是得知父亲去世后受到了打击,随口胡说的疯话,没有去理他。在办葬礼的时候,李志山一直都坚持自己回到家后晚上见到了父亲。一开始亲戚朋友们都没把他说的话当真也没去搭理他,直到后来大家都觉得他可能精神不正常了,甚至有人调笑说他可能是见了鬼。

  父亲的葬礼结束了之后,李志山便带着妻儿回到了城里的家里。回家之后不管李志山怎幺说,妻子都不相信他见到了父亲,渐渐的时间一长李志山自己也开始疑惑了起来:「难道自己真的见鬼了?」直到有一天他想起了一件事:在那天回家之前,他事先给父亲打了个电话。电话里父亲说要做些好吃的来招待儿子,并问李志山想吃什幺,当时李志山随口说了句炒竹笋。实际上,在李志山回来的前两天一直都在下雨,当地的山里人有一个习惯,那就是在春天的雨天之后去山上采新鲜的竹笋回家吃。而且,在发现李老汉尸体的地方正巧是后山的竹林,当发现李老汉的时候警察在他手里发现了几根乾瘪的竹笋,还有地上一连串已经被晒乾的他的脚印。


相关文章阅读